刷脸支付

  • 刷脸支付兴起,传统POS改造市场潜力巨大,刷脸支付与POS机行业谁更有前景?

    刷脸支付兴起,传统POS改造市场潜力巨大,刷脸支付与POS机行业谁更有前景?

    2019年,在线商家和POS机的规模都将下降。截至2019年底,银行卡跨行支付系统网上商户2362.96万人,网上POS机3089.28万台,ATM机109.7万台,分别比上年末下降370.4万台、332.5万台和1310万台。全国每万人的自动柜员机数量为221.39台,同比下降9.88%;每万人的自动柜员机数量为7.87台,同比下降1.56%。与此同时,智能支付终端,如刷面支付,已经出现,并迅速成为改善用户体验和数字能力的关注焦点。 刷面付款有它的缺点,但与POS机相比,这个问题也减少了很多。然而,当新技术出现时,它并不充满疑虑。这是一个需要被接受的过程。就像早期扫描代码出现时一样,没有人愿意使用这项新技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逐渐接受了它。展望未来,扫描码支付已经成为现在的主流支付方式!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愿意在POS行业工作?因为POS机行业是一个能够真正实现个人和公司渠道收入的行业。统计显示中国信用卡正以每年超过8000万的速度增长。目前,中国人均收入不足0.5英镑。欧美信用卡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随着信用卡的普及,许多支付公司不断推出POS机,POS机市场越来越饱和。据调查统计,现在使用信用卡的顾客平均有2-3台POS机。如果我们继续生产传统的POS机,根本没有多少生存空间!任何企业要想生存和发展得更好,就必须与时俱进,把握趋势,引领未来!

  • 315 | 抄底刷脸支付?复盘刷脸支付的那些“坑”

    315 | 抄底刷脸支付?复盘刷脸支付的那些“坑”

    疫情影响下,刷脸支付市场目前仍然处于冰冻状态。而随着315的到来,以及疫情的影响逐渐褪去,复工复产成为了新的话题,刷脸支付的相关市场活动也逐渐活跃,那些刷脸支付相关的“坑”,也需要再次警惕。藉此,与移动支付网一起来了解下,那些刷脸支付相关的“坑”吧。 疫情之下,抄底刷脸支付的那些事 “全新蜻蜓六七百转让,便宜大甩卖。” 在疫情影响之下,刷脸支付产业遭受重大打击,虽然各大巨头都推出了可以测温的功能,但整体商业环境不好,刷脸支付产业仍然降低至冰点,一些服务商为了降低压货压力,开始出售刷脸支付终端,在2月初,也是疫情最为严重的时期,已经出现了六七百就可以获得一款全新蜻蜓的情况。 而与此同时,一些“头铁”资金雄厚的机构则正在收购刷脸支付终端。不过,需要看机具的类型,一方面看补贴是否已经获得,是否激活;另一方面看机型,支付宝最新发布的蜻蜓Plus会有更好的价值。 按照最新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刷脸支付政策,满足条件的情况下,每台刷脸支付设备最终都会获得1500元以上的补贴。 也就是说,如果能够扛过疫情期间,刷脸支付市场再次打开,那么就是新一轮的机会。此外,微信支付在3月2日发布了相关公告,微信刷脸支付终端的奖励计算时间延长1年,这也为“抄底”的服务商们提供足够的市场缓冲期。 疫情影响下,使得大量的刷脸支付企业开始谋求转型,而地推实力较强的企业,则在各大刷脸支付交流社区伺机待发,时常发出如此询问: “有没有刷脸支付公司需要合作地推或者公司转让的?” 这是一个行业洗牌的好机会,小厂商无法承受住这波影响便会出局。此前移动支付网在采访过程中,有服务商如此形容疫情对刷脸支付的影响。 疫情对刷脸支付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而在“蛰伏期”过后,与刷脸支付相关的那些“坑”也开始重新复盘。 骗取代理及加盟费 骗取代理和加盟费是支付行业常见的套路,早在手机刷卡器、智能POS时代便已出现,借助新兴的概念,吸引创业者眼球,而后向其收取高额的代理、加盟费。 由于刷脸支付2019年快速崛起,巨头高额补贴,也同样吸引了诈骗团伙的注意。 “10万元加盟费就能成为‘独家代理’。” “只要交代理费,所有人脸终端免费赠送N台。” 一些列需要提前缴纳高额费用的刷脸支付宣传,都需要警惕。 在2019年10月,网红公众号【半佛仙人】发布一篇推文《刷脸支付嗖嗖嗖,韭菜脸上绿油油》,使得大众对刷脸支付相关骗局的警惕程度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不久之后,微信支付发布声明称:微信刷脸支付从来没有代理和加盟,更没有代理和加盟政策,请各位合作伙伴提高警惕。对冒用微信支付官方、微信支付服务商名义发展代理,收取代理费、加盟费等行为,我们将坚决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而在2019年5月,支付宝也发出了《关于部分公司未经支付宝授权擅自开展支付设备推广活动的情况声明》,表示有公司以支付宝或者蚂蚁金服官方名义,擅自开展“支付宝蜻蜓”系列设备推广会等线下会务推广活动。此类活动具备定向邀请、会后兜售服务、收取高额代理费等特征,如收到此类活动邀请,请提高警惕。 面对此类骗局,认准企业和公司是否正规可以识破大部分骗局。 无论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其正规的服务商均可以在开放平台中进行查询。如果是支付宝服务商,登录“支付宝开放平台”,在最下方有“服务支持”一栏,点击“服务商”搜索即可进入“开放平台服务商搜索”界面,输入服务商完整名称,即可查询。 此外,也可拨打支付宝官方服务电话95188进行核实、举报。此外需要特别提醒的是,不可盲目抵触需要提前交费的商业模式,刷脸支付由于模式较重,需要硬件压货,同时需要技术培训,提前缴纳一定费用存在合理性,入局者关注机构的正规性时,还需要领悟其商业模式的合理性。 夸大宣传,诱导入坑 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等巨头的入局,使得刷脸支付看似有很好的前景,此外,数字化浪潮之下,刷脸支付帮助商户实现数字化转型也可以是很好的商业故事。然而,对于新兴商业事物一定要理性看待,一些夸大的宣传,诱导性的代理加盟值得警惕。 某些机构称可以建立自己的品牌、搭建服务器、并构建大数据中心等,这就需要警惕。 首先刷脸支付的所有机具,均需要相应的官方认证,并有相应的官方LOGO ,而服务商或者代理最多是以联合品牌的方式存在。 其次,刷脸支付信息敏感,人脸信息受到央行和公安部的监管,而支付信息非持牌机构收集的范围有限,大数据需要明白是怎样的数据。 “0费率”宣传,早在2017年年底央行下发的《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即281号文)中,就明确表明不得进行0费率宣传,此后,微信支付、支付宝都发布相关公告,抵制0费率。 所以但凡遇到以“0费率”进行宣传的刷脸支付,都要留个心眼。 “全新广告分成模式”,刷脸支付终端由于拥有前端屏幕,与消费者可以拥有交互能力,所以广告也成为了新的盈利点。从商业逻辑上,这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产品运营和企业体量考虑,这就有一定问题。许多从业者认为,可以参考分众传媒模式,售卖支付前后广告,并且也已经有相关企业加入。 但是,现阶段刷脸支付终端的广告模式尚不成熟,如何投放、验收、收费、分成等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问题。不过已经有相关公司在尝试开辟此新兴的商业模式,在入局之前,可以考虑其品牌知名度、终端保有量、广告投放逻辑及流程等方面,成熟的商业模式很容易看清。 总之,理性分析商业模式,谨慎投资即可规避大部分“坑”。 谨慎入局,刷脸支付的前景仍然存在 刷脸支付是一个坑吗? 这是2019年贯穿全年的支付行业讨论话题,在这个话题面前,没有绝对,也没有权威。有些人认为,有资源、能落地,这就是蓝海市场。而有些人认为,刷脸支付对支付体验提升不大,难以大规模应用。 从目前巨头的推行策略来看,支付不再是一个着重强调的属性,而更加强调对商户的数字化提升,在营销、数字会员方面着笔较深。 在支付宝310线上服务商大会上,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就引用某服务商数据称,在蜻蜓设备上,支付笔数比传统场景提升了14%,整体复购率提升了10%。有一半以上的商户通过蜻蜓刷脸设备服务客户,整体设备激活率达到70%。 而银联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加快“刷脸付”市场布局,相关指标已经下发,市场规划已经细化到2020年10月,相应的银行和支付机构也将参与其中。 从大的层面来说,疫情只是放慢了刷脸支付的市场推广脚步,而前景仍然存在,特别是疫情影响下,商户对会员系统的关注度空前提升,刷脸支付终端能够满足这一需求,未来或有一定市场利好。但支付行业是一个非常考验企业自身拓客能力和资源积累的行业,即使看明白了各种“坑”,也需衡量自身实力,谨慎入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SHARE
TOP